管住职业资格许可背后权力任性

2019-07-18 03:52:55 来源: 内蒙古信息港

管住职业资格许可背后权力任性

到旧货市场去当一名送货员,手里必须持有“旧货从业人员上岗证”,诸如此类的奇葩资格许可在当下经济生活中屡见不鲜。

好在本届政府已开始动手大幅消减这种资格许可。7月15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取消“港口装卸工”、“络广告经纪人”和“注册电子贸易师”等62项职业资格,在去年以来已取消149项职业资格的基础上,从业者的面前211道门槛被“搬走”,不难想象,社会的创业活力将进一步释放。

诚然,实行职业资格许可认定制度,本意是为了保障公共安全和公民人身财产安全,促进劳动者提高职业技能和专业化水平。比如,当电焊工入职前须通过基础性职业考试,以确保工作顺利开展和劳动者本身安全。对于这些专业性强,而且与公共安全息息相关的工作岗位,必须进行职业资格管理。这些岗位不仅要取得相应资格,还要定期年检、培训,马虎不得。虽然职业资格认定本身的出发点很好,但在职业资格认定发挥积极作用的同时,出现了过多过滥倾向,一些职业技术含量不高的工种,大可不必也加一道门槛。

为什么要设定这些门槛?说白了,这后面隐藏着的是权力任性。小到对从业者收取不菲的培训费、体检费和管理费,大到排斥“不合作者”入场,利益是的动因,其势必滋生出考试、培训、办证的利益链条。一般而言,许可认定往往都伴随着收费,因此,职业资格认定成了一些政府部门或行业组织的重要财源。有了“利”的权力一任性,五花八门的职业资格考试自然就野蛮生长。

数以千计的职业资格许可,成了人才自由流动的障碍,不仅加重民众负担,浪费社会资源,也占据审批许可事项的很大一部分,从而降低政府部门和行业组织的工作效率和服务质量,所以,大刀阔斧砍掉一批所谓职业资格许可大得人心。

“法无禁止皆可为”。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对职业资格再清理:对那些“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准入类职业资格,以及国务院行业部门和全国性行业协会、学会自行设置的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一律取消;而那些有法律法规依据,但“与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关系不密切或不宜采取职业资格方式管理的”,按程序提请修订法律法规后予以取消。毋庸置疑,这不仅是减少就业创业门槛,释放创业创新活力的需要,也是清理规范政府行政许可的题中之义。向“任性”的权力说不,壮士断腕简政放权,大刀阔斧取消和下放审批事项,是本届政府推进行政体制改革、建设依法行政服务型政府的重要步骤。

市场经济也是法治经济。我国《行政许可法》明确指出,只有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和省级政府规章有行政许可设定权,其他规范性文件一律不得设定行政许可。

回过头看,劳动者面对自己选择的职业是否具备基本技能,应该交给用人单位去测试考察,或由权威中立的专业组织,实行认定和培训分离。政府机构和行业组织应该守好自己的权力边界,恪守“法无授权不可为”,抑制在利益面前“任性”冲动,对劳动者提供应有的服务而不是设卡。

怀化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松原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江苏整形美容医院排行榜
北京丰台国康中西医结合医院电话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