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轩辕剑6人物感评

2018-12-03 14:31:08

轩辕剑6人物感评

对于国产游戏来说,内容一直是玩家关注的重点,感同深受的至真之情也一直是三剑赚取玩家眼泪的砝码,近有玩家对轩辕剑6里面的任务做了深情的评价,虽然比较主观,但也是合情合理。人物感评先发凤天凌这边刚完成的。文章前面还有不少关于剧情无关的,我放在自己博客了,这里只放剧情相关的。其他人物有空我会完成,也有可能太监。如果太监了,就把这文当成单纯的评论凤天凌的就好。首先说明,以下评论完全主观,有很浓重的个人感情色彩。对于中国历史不怎么了解,所以单从人物性格分析,想到那说到那,没有大纲,更没有什么考据。凤天凌当时人设一个个出来,这位凤小哥是我满意的一位了。无论从长相,还是简介。都担得起男一这个设定。虽然后来证明长相神马的2D完全不能信。我把凤小哥的性格分为3个阶段。阶段是开始的傲娇期。这个时候他的性格是我喜欢的。单纯,骄傲,明明像个小孩子但是一直强调自己已经是个男子汉了。想要为父亲担忧,所以偷听父亲与别人的谈话。师父喊他不要乱跑,他却屡次偷偷溜出去溜达。对于老哥说的女鬼十分感兴趣,想要向大家证明自己是个很厉害的大人了,所以对于消灭女鬼这事十分积极。即使老哥父亲屡次告诫不要莽撞,不要在未知的情况下涉入危险,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冲进了迷雾里去除妖。他毫无惧怕,对自己充满自信,对生活充满热情,这个时候他对于自己的定位也很清晰:一名大商战士,理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协助商战胜周实现复国。这个时候的凤天凌是很典型的未曾涉入复杂社会的楞头青,有一腔热血在心中。但是,由于父亲哥哥师父对他的宠爱导致他智商实在不高,我后面会讲到(我把凤天凌的智商问题归咎于亲长的溺爱是因为我不想承认毛兽居然写了这么一个低智商的男主)。在阶段的后期,他被他老爸支走跟着阿三去找姐姐了。这时他另一个特点就突出了起来:心肠软。说的难听点就是圣母玛利亚光环照着你啊小男一号。途中碰到了被围攻的蓉霜兄妹,他看到这么多人围攻一个小姑娘就看不下去帮助人家。这一点其实在国产很多游戏里面都有体现,是一种侠的体现。我们一直被灌输一种思想,以多欺少是不对的。但是如果这个少实际上才是更有危害的一方呢?比方说一群警察围捉一个小偷。在未知的情况下少方会被自然当成弱的一方,弱的一方就会被有侠之意的人保护,而不分青红皂白地保护陌生人未必是在做好事(噢对不起我在宣扬负能量)。但是由于国产游戏对于“侠”十分看重,我也不指望那天国产游戏出个剧情是主角看到有人被围攻了,却没有立马上去营救反而采取观望调查的方式,所以这边对于凤小哥挺身而出的行为我没啥意见。我有意见的是后来他对于蓉霜的无条件相信和全方面保护。迦兰多曾经跟凤小哥说过他们国家是被黑火所灭,那么当蓉霜说她是来中原拿回黑火的时候。凤小哥就应该有所思考。黑火十分可怕,那么蓉霜拿回去做什么,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会不会继续做破坏,这都是一个正常人应该考虑的事情。蓉霜的行为怪异,明显有所掩饰,在封神台路径抉择上的失言,在封神台上完全不卖力的帮忙,很明显玩家都能看出有问题,但是凤小哥,我们的凤小哥啊,思想单纯,一心只想着别人一个小姑娘要好好保护人家,其他什么都不会再想了。甚至在迦兰多作为团队里一个较为谨慎的人对于蓉霜质疑提出疑问的时候,我们的凤小哥开始了思想教育:迦兰多,人家刚刚痛失亲人,你这么咄咄逼人做什么(原话记不清,大意如此)?不求你有点自己的大脑,但求你能听得进来自别人大脑的谨慎之语。心肠软可以,但是在除了软心肠外也要有思考、谨慎、很多其他的东西。单单纯纯只是心肠软就绝不是优点了。作为圣母夫唱妇随的瑚月也对蓉霜百般呵护,瑚月我另外再谈。自此我称这二人为圣母夫妻档。然后开始了第二阶段的性格。剧情有了变化性格自然也有了变化,但是种种变化剧情却没有表现出凤天凌日益成熟,却使得他的性格变得十分混乱。凤天凌惊闻家中巨变,赶着回家。一开始奄侯并不答应他帮助救风大夫。这时有个很大的矛盾摆在了他的面前:如果救了他爸那么商周就要正式开战,但是商还没有准备好。凤天凌的反应也十分直接,凤大夫对奄侯忠心耿耿,却换来如此对待,他接受不能。对于这个矛盾凤天凌几乎没有思考就做出了他的选择:他爸。从这边的剧情开始凤天凌的性格就开始混乱了起来。剧情如果稍微刻画一下凤天凌对这个矛盾的犹豫,他的性格就会塑造得更好些。为何我会说他性格开始混乱,首先,阶段凤天凌很明确是个十分爱国的好孩子。他可以希望商国可以与周国有一战,但是不应该对于商国士兵战死沙场百姓死于战乱无动于衷。那么在得知奄侯决定牺牲他父亲的时候,他应该有所犹豫,至少询问清楚前因后果。他可以问奄侯:既然阿父牺牲,那么他作为阿父的孩子就有资格知道前因后果。或者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要逼得奄侯牺牲堂堂一个大夫?他全都没有,只是一昧地说:“阿父绝不是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且不说凤小哥前期被塑造的不听话傲娇性格导致让人十分怀疑他对凤大夫所作所为所谋划的事到底有多少真正了解,单说这种毫无触动的对自己国家有可能到来的灾难的反应让我觉得他其实情愿让无数商国百姓死于战乱,也不愿奄侯因为任何原因牺牲他父亲。一个人自私可以,无数陌生人的生命与自己至亲生命的抉择选那个都没有错,但是既然把凤天凌塑造成了一个一心复国的胸怀大志的青年,那么无论他做出那个选择都不要再给他配上不符合之前性格的言语行为。然后在一系列狂暴发泄之后,他终于平静下来,决定用很经典的方法:长跪不起。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威胁奄侯的做法,你要么救我爸,你要么看我死。但是从凤天凌的角度来说,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尽人力听天命”的方法。我没有其他办法,只有跪在这里。坏结果不过是死了,一了百了。但是如果奄侯心肠软些,凤大夫就可能有救。在这里凤天凌被重点突出了他的“孝”,若对于家与国家之间的矛盾的刻画可以深刻一些合理一些,这边的剧情还是十分感人的。大义灭亲不是谁都做得来,凤天凌作为一个一直有个良好家庭环境有爹疼有哥爱有师父教导的单纯青年,对于家中惊变的不可接受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一昧的突出他的“孝”甚至忽略“义”却是十分失败的。电脑没电了,有空再码。才码了个开头。。。通完隔壁的游戏继续来码。尼玛差不多要忘了剧情了。之前想好的很多话也忘的差不多了。见了殷侯之后,凤小哥就开始了四处破坏镇压凤灵的封印之旅。在第三个封印结束后,凤天凌一伙下山遇到姬克。破坏封印这种事情十分重要,他主公也说是多方探查才知道地点和方法,那么凤天凌就该有所体会这是一件很隐秘、需要慎重对待,并不是个光明正大的需要所有过路人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的事情,在不知道过路人身份的时候绝不应该泄漏自己的行动。但是他在遇到姬克,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时候,就极为愚蠢的透露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让姬克察觉到了他们正在破坏自己千辛万苦做成的封印。而且之前在奄国与姬亭对话时说过,姬亭的衣服有周人特点,那么作为同一画风的姬克,凤天凌小哥瞬间愚蠢得没有发现对方的衣服特色。阿三在途中表扬凤小哥经历了家变之后变得稳重了,我只越来越看到了他的愚蠢。这里穿插一个对反派的吐槽。个第二个封印被破坏事出突然可以理解,第三个姬克在破坏封印之后出现了,被姬亭胁迫没有干掉主角,但是这时已经知道主角群在破坏封印,那么第四个封印姜子牙在他们破坏之后才出现是因为老头老了脚程不够吗?我一直觉得轩辕剑有为了打boss而打boss的生硬感,这边也是这样。明明姜老头应该一开始就出现的,但是一定要打败一个灵将把封印破了,再来个厉害的boss出来。如果说姜老头对于灵将的实力放心,那他就不该出现,后来放个剧情说他很吃惊主角会如此厉害之类的;如果他对于灵将不放心,那他就该一开始出现。无论怎样都不该是破了封印之后他马后炮出现的情况。反派的智商也堪忧。小时候看的封神榜都被毁了。重回凤天凌。他回到朝歌发现老爹被送回来了,然后挂了。这时出现了神转折,凤天凌实际上是周人,却被商人凤大夫养大。这本该是个高/潮,很不幸剧本很轻松地带过了。我可以理解凤天凌感激凤大夫一直以来的抚养之恩而无法作为周人去讨伐商人,但是我一直以为古人都是十分看重血脉出身的,那么他决定依旧作为商人去打周人时,有没有想过他以后杀的周人可能是他父亲的朋友,他的族人,跟他同一血脉的人?养育之恩难以回报,但是血脉之亲也难以抹消。他在毫无芥蒂地杀周国人之时,可曾想过他未曾谋面怀胎八月的母亲如果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会怎么想,在临死之际托孤的父亲会怎么想?这个矛盾,就这么轻而易举得揭过去了。然后我要说的是他与姬亭重新见面那一段剧情。姬亭回去发现父王被人谋害,凶手就是凤天凌他爹。然后与他见面时对他责问。凤天凌的反应十分奇怪。这边性格混乱再次体现了出来。剧情由始至终都没有一丝想要弱化凤天凌的想要为商国卖力、做个大商战士的思想,那么凤天凌在得知周王去世后,应该自然会觉得自己的复商之路向前迈了一大步,即使死去的那人是自己朋友的父亲。在解除封印途中凤天凌曾与姬亭发生过冲突,那时他就意识到了自己与姬亭的身份差异。虽说比常人晚了很多,但好歹也发现了。那么在这个时候,他也该清楚明白自己作为商人的身份与对方作为敌国王姬身份的区别。作为朋友,对方的父亲去世,感到伤心同情是正常的;但是作为敌人,就不该如此了。朋友与国家这个冲突有了,可惜完全没有刻画。剧情一方面总是说凤天凌想要复国十分爱商国,但是在冲突矛盾发生的时候,这一特征却总是神奇地消失了。同时,他在反驳姬亭的指责时十分理直气壮地表示,“我发誓我阿父绝不是杀人凶手”(并非原句,大意如此)。那么凤小哥你有没有想过,你父亲作为商国大夫,当真不想周国王死吗?凤大夫作为谋杀案的参与者,绝不是不知情者,这点我想作为一个有点正常脑回路的人都能想到,那你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义正言辞地为你父亲辩白?从凤大夫的角度来说他也一定希望周国王可以死去,但是凤天凌说话时却从未考虑过他父亲的意图和自己作为商人的立场,只是一昧得想要挽回这个友情而没有原则的为自己父亲所做辩解。而且,姬亭的父亲被商人所害,这时凤天凌的父亲哥哥也才被周人害死,他居然就这样软软地听着姬亭的指责弱弱地辩解,丧兄丧父之痛在那里?因为有个敌国朋友的父亲去世了,所以自己父亲去世的痛就全都忘了?姬亭指责凤天凌是杀父仇人,姬亭作为王姬对于凤天凌来说不也于杀父仇人没有多大区别?之前因为“孝”已经弱化了“义”,现在为了友情又弱化了“孝”。凤天凌,你还剩什么?然后进入第三阶段。两个约定的对比和选择。白王出现,为了让姬亭自愿交出天垣圣环,然后带他们去某处重拾上世记忆。重拾了夏国战士记忆的凤天凌依然做出了作为商人而战的决定,他的理由是这样的:我反抗商人是因为觉得他们践踏了夏国优美的文化,如今商人已经继承了夏国文化,那么我就要作为商人去反抗践踏商国文化的周人。此时凤天凌身上已经有许多足以作为周人的理由了:出身,亡国之恨,与王姬前世的约定。而推翻这一切理由的原因有:养育之恩,文化的传承。一一对应来看,养育之恩分量胜于出身这点不作讨论,勉强可以接受,那么文化的传承可以胜过亡国恨,恕我实在难以理解。作为被灭国的夏国人,凤天凌前世的亲人、朋友、爱人都被商国所杀,继承了前世记忆的他却没有继承前世的情感,或者说这种情感与文化传承的重要使命相比不值一提。文化是个十分有高度的东西,但是这种高度的同时让它有了距离感,因此是个影响人情感不大的因素;而家(爱人)、国确是可以直接影响情感的要素,两者相比,从玩家切身角度来说,会为了那边而抛弃另一边,还是有个大致偏向的。这样一昧提升文化高度的设定反而让人难以认同,更别说代入感了。而且,作为片头动画的主旨是为了贯穿全剧情,或者交代个起因,故事慢慢发展,比方说苍之涛,轩5就做得很好。如若不想做个这样的片头,那就索性不做,如轩5两个外传那样简单过个主角群,也可以接受。轩6这个片头在凤天凌做出决定继续抗周的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它的功效,没有贯穿后文,单纯作为起因来看,甚至有些被推翻的意味,实在是个败笔。跳过一系列抗周死师父打姬克的剧情,直接到。凤天凌这时终于回忆起了与瑚月的约定。他与白王对话时依旧表示希望留在这个时代,即使他的主公已死,他也仍旧想要为商国捐躯。这时他应该已经相信白王一直所说的商国会灭亡,但是他希望可以为了信念去战,去死。这点很好,但是,神转折出现了。当他得知瑚月为救他而死的时候他动摇了,他开始考虑他们之间的约定了。先暂且把凤天凌与两个女主的约定放在同一地位来看,之前为了文化传承的理由他背弃了与姬亭的约定,但是这时他却为了与瑚月的约定背弃了文化传承的理由。虽然白王解释说文化传承实际上周国也会,就像之前灭夏的商国一样,然而一次是因为文化传承而放弃被灭国之痛,不履行约定,一次是因为文化传承而放任国被灭,去履行约定;这其中的因果关系,让人难以琢磨。然后再来说两个约定。我就看过2篇轩6的评论,一篇是手动对焦的,我十分赞同他说的,这边所写的也有受他评论所影响。与瑚月的约定就是小时候过家家说“我要娶你”“你要嫁我”之类的戏言,居然从头到尾贯穿,而另一个与王姬前世的约定甚至作为障眼法来衬托这个约定才是出现要履行的约定,实在让人匪夷所思。一个是儿时婚嫁戏言,一个是成年时一起复仇的大志,孰轻孰重,不再多说。凤天凌因为想要回报凤大夫的养育之恩,传承文化,放弃了一个约定,又因为另一个约定放弃了养育之恩,殷侯的识士之恩,一改对白王未来预测的不信任,放弃了对传承文化的坚持。我只想说,凤天凌你的脑子被驴踢过了吧。总结一下。主角的性格,对于矛盾的反应与抉择,自己的思想变化等等对于一部剧情重要的国产游戏来说十分重要。这次的凤天凌除了前期傲娇属性明显以外,在后来剧情发展中变得极为混乱,有一个属性立马被后来剧情的另一个属性推翻,以至于他从来没有一个从始至终贯穿的原则,变得什么也没有。

蒸汽夹层锅
喷雾加湿
新风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