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高校离休干部谈尿疗喝了24年查出肾功能衰

2018-10-28 12:23:02

高校离休干部谈尿疗:喝了24年 查出肾功能衰竭

周麟惠在肾功能衰竭前,每天早上都喝一杯自己的尿液,已经坚持了24年。

两位13年尿疗经历老人当着面喝下刚接尿液

尿不但可以喝,还能治病,甚至还有专门的尿疗协会?你相信吗?

武汉一家媒体近日一篇报道,这两天在上火起来。报道称,在一个名为中国尿疗协会的组织中,不少人通过喝尿治好了甲亢等各种病症,该协会会长称全国有近10万人痴迷尿疗。不少重庆友在文章后面跟帖发问,重庆有没有这样的尿疗族?

昨日,重庆晚报通过博客联系上自称中国尿疗协会副会长的黄武军。他说,由于重庆尿疗人数较为零散,目前难以统计出尿疗者的准确数据,“但我曾接到过不少重庆患者的咨询。”

尿疗到底有没有效?在黄武军的推荐下,重庆晚报昨日联系上三位已有十余年尿疗经历的重庆人。

尿疗者档案

姓名:陈远志(化名)

年龄:79岁

性别:男

职业:退休军官

尿疗时长:13年

姓名:王洪(化名)

年龄:75岁

性别:男

职业:重庆建设集团退休职工

尿疗时长:13年

昨日下午,在重庆理工大学原杨家坪校区家属区6栋门前的花园处,当着重庆晚报的面,陈远志和王洪喝下自己刚排泄的尿液,惊得一旁的摄影狂呼,“你们竟然真的喝了?”

面对惊异,两位老人淡定无比。他们说,这些年听过、看过太多质疑,如今已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要自己觉得好就够了。

与尿结缘

陈远志决定开始尿疗,源于一位朋友的推荐。

十几年前,肾脏、肝脏不好的陈远志很长一段时间都病怏怏的。这时,一位有60多年交情的好哥们向他推荐了尿疗,“我很信任他,他不可能骗我。”陈远志说,“我那时打算试三个月看看效果。”

陈远志用“身体有明显好转”来形容三个月后的感受,并与棋友王洪分享。“老陈跟我说了后,我第二天就回家试了。我信这个不全是因为他,而是我亲眼目睹姐姐和爸爸曾借尿疗恢复健康。”王洪告诉重庆晚报。

王洪说,姐姐16岁时有一次摔得很严重,家里请来了赤脚医生。医生开中药后特别嘱咐在药汤里加入王洪的尿,“姐姐后来确实恢复得很快。”

“爸爸当年患急性白喉病病危,我赶到家时爸爸竟在门口笑着迎接我。后来我才知道,当时赤脚医生刮了家里尿盆里的尿垢喂他,一会就缓过来了。”王洪说,“我觉得尿跟我们家有缘,我相信它的功效。”

比药好喝

陈远志至今仍然记得,他次尿疗就取了自己100毫升尿液,喝的速度飞快。“基本上舌尖上的味蕾还未感知尿液的味道,就一股脑全喝下去了。过了几秒钟才感受到些许腥味,但是能接受的味道,起码要比很多苦不拉几的中药好喝多了。”

囫囵吞枣般尿疗一周后,陈远志开始习惯这个味道,“喝的速度越来越慢,谈不上品,但跟喝水喝茶差不多了。”

“尿疗并非一股脑乱喝,也是有原则的。”陈远志向重庆晚报详细介绍:要去尿液的头尾,只选中间,保证尿液更纯净;第二要用玻璃杯,不能用塑料杯或金属杯,保证尿液的原汁原味。

瞒住子女

相比于尿疗本身,如何让每天朝夕相处的子女、爱人接受,才是他们曾经伤神的问题。

王洪说,愿意一辈子瞒着子女和各路亲戚。“我太了解他们了,他们不会相信的,只会觉得丢脸,然后肯定还会搬出一大堆道理来说服我,多半还会给我下个结论,类似老糊涂了、傻戳戳之类的。”

陈远志说,以前只要一遇到熟悉的老人,就要为尿疗介绍几句,在他的推荐下,街坊们中有近百人做出了尝试。

“我会与人分享我的感受,你信就信,不信就算了,我绝不会拉着你一直劝。”王洪这样表明自己对尿疗的观点。

尿疗者档案

姓名:周麟惠

年龄:88岁

性别:男

职业: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离休干部

尿疗时长:24年

与陈远志和王洪坚持尿疗不同,西南政法大学88岁离休干部周麟惠,对尿疗经历了怀疑———坚信———否定三个阶段。他从1990年开始尿疗,直到今年5月7日因肾功能衰竭住进医院才停止。

患肾衰竭

昨日下午,市中医院,护工推着周麟惠四处逛。重庆晚报说明来意后,他露出笑容,挣扎着站起来缓慢地走了几步。“你说尿疗啊,这个方法没用。”周麟惠摇摇头,双手也不停地摆动。

周麟惠说话非常清晰,也很有力。他告诉重庆晚报,今年初,他感觉身体不如以前硬朗,双腿也没力了。2月份,他次用上了拐杖。到了5月7日,他站不起来了,到市中医院检查发现肾功能出现衰竭,并伴有糖尿病等,需要立即住院。

“病重了就觉得它没用,不然它为啥不能治我的病?”周麟惠说,住进医院后对医生说了尿疗的事,主治医生惊讶地告诉他,尿疗没有科学依据,要相信科学。

找到依据

周麟惠如今对尿疗看法的转变,让重庆晚报十分惊讶。早在2006年12月12日接受重庆晚报采访时,他还对尿疗十分推崇,第二天本报19版还以《为健康八旬翁饮尿16年》为题进行了报道。

周麟惠1988年从西政离休,然后又从事律师工作。他清楚地记得,1990年8月26日,是他次尿疗的日子。他从当日出版的参考消息转自日本东京时报的文章《人尿疗法》了解到喝尿的好处,这篇文章中引用了一位日本医生的话,称“尿疗对治风湿、糖尿病、心脏病等有效”。

周麟惠当时身体欠佳,决定尝试这种疗法。他说,喝尿这件事以前根本不敢想象,“我犹豫了很久,端杯子的手抬起又放,终鼓起勇气、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了。喝完觉得没什么异味,就像白开水一样。”

家人默认

在过去24年时间里,周麟惠悟出了一些尿疗所谓的门道。

他说,早上起床后泡尿是的,掐头去尾保留中间部分,用楠竹制成的杯子盛上,然后一饮而尽。

周麟惠还说,尿要趁热喝,刚排出时就喝,放久了会有臭味。除了喝,周麟惠还用尿洗脸、洗头,“这对身体也有好处。”

对于自己曾经无比推崇的尿疗,周麟惠的家人并不支持甚至非常反感。不过见老人坚持,他们也只能默认。

重庆晚报注意到,周麟惠虽然88岁,但反应很快,耳不聋眼不花,身体看上去也很硬朗,没有老年斑。这些能否归功于尿疗?周麟惠说自己也不知道。“我平时会打太极拳、洗冷水澡、练八段锦,这些锻炼应该对身体也有好处。”

“我认为年轻人尿疗可能有效果,但人老了肯定没效果,还有坏处。”采访快结束时,周麟惠似乎对采访开始时全盘否定尿疗感到不妥,又委婉地说出这个观点。他说,年轻人身体好,尿也干净;人老了,尿里的杂质和毒物也多了,喝下去肯定不好。

各方观点

尿疗者

确实有人见到奇效

只是欠缺理论依据

尿疗到底有没有效?王洪坦言,自己身体好疾病少,除了尿疗,平时也有一套良好的生活作息习惯,“每天早睡早起,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业余爱好是下棋和散步。”

说到尿疗带来的功效占到自己健康身体中的几成,王洪表示很难下定论。

陈远志则认为:“尿中的矿物质对身体一定是有好处的,但具体的好处很难讲。因为我身边确实有的人一喝就见奇效,有的却功效不大。”

王洪认为,目前尿疗没有大范围被人接受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所有的资料,包括我买的书,对尿疗的解释显得不够清楚,真正的核心原理还欠缺一点说服力,有时我自己都看得云里雾里的。”

专家

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算是一种心理安慰

大坪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李彦峰认为,尿疗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李彦峰说,人体肾脏就像过滤器,把不好的东西全部过滤出去形成尿液,95%的成分都是水,还有许多新陈代谢废物。“这些废物被排出体内,又把它喝回去,怎么可能对身体有好处?”

武警重庆总队医院泌尿科刘主任说,正常人体排出的尿液含有蛋白质、基酸、尿激酶等有益物质,这类物质含量极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喝下去也不会对身体起多大帮助,反而是那些尿素、尿酸、肌酐、酮体、胆色素等有害物质,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对于有媒体报道喝了尿后病情得到缓解甚至痊愈,两位专家都认为只是个案。刘主任分析,这算是一种强心剂,喝尿的人相信尿疗有好处,是给自己一种心理安慰,从而或多或少影响内分泌,增加了免疫力。

原标题:高校离休干部谈尿疗:喝了24年查出肾功能衰竭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三门石牌坊
制动单元
壮骨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