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轻花落迟

2019-09-14 07:35:22 来源: 内蒙古信息港

“恩儿,拜拜!”
“拜拜!”
一放假我就变成了独行侠。平时大家从来拒绝与我过分亲密,因为只要我精力高度集中,手中的笔便会燃着,盯着的书便被烧焦,身边的人也会变成烤番薯。唉,没办法,恩儿本来就是弃女,法力不能自由控制的火族弃女。
只有慕若寒把我当哥们儿,从来不怕我放火。哼,实话实说吧,不是我不想放,是我在他的cafe八度空间里根本发不出火来——如果能的话,恐怕他早被我一万次地烧成焦黑焦黑的木炭了。
“恩儿,你来了?帮我把花浇一下,千万别弄坏了木盒里的水仙,否则挨扁吧你!”
“瞧这话说的,我难道是你的保姆女佣出气筒吗?”
浇花到窗边。哇,好奇异的香啊,哪里来的?我上嗅下嗅左嗅右嗅,目标锁定:水仙!
“喂,慕若寒,这是什么水仙啊,这么香?”
“木盒的香!”
“那一定很名贵喽。”我禁不住想偷走它。
“名贵的是水仙,即使这样的盒子也很难配得上它。”他的话说得悠悠的,让人难以捉摸。
“不会吧!唉,若寒,就几种盆栽,太单调了,你应该考虑弄些油画装饰嘛。要不要我帮你到我们学院搜罗一下,保证货真价实。鉴于你是我哥们儿,我给你打折优惠怎么样?”
“不要,难道你以为我喜欢‘ 裸’吗?别玷污我的冰清玉洁。”他根本不领情。
“什么 裸,亵渎艺术啊!哼,冰清玉洁?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眼睛,你还不用它寻找美女?”
“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皮肤,你就出来吓人?”
“什么话?”!肤色黑是缺点吗?黑得健康,喜欢我的人能不爱屋及乌吗?”
“他禁不住笑了,“败给你了,看在你这些日子帮我浇花的份上,送个东西给你要不要?”
“好啊,好啊,拿来!拿来!”
若寒摇摇头,便从贴身口袋中却出一串珠链,轻轻绕在我腕上。藏式的珠链耶,华丽不失拙朴,大方尽显媚秀,带着若寒的体温。
珍珠物语是珍藏不变的爱啊。难道他,他会……不会,一定不会,你看这黑白分明对比强烈过目难忘,分明是拿我手腕当陪衬给珠链做广告嘛……
“恩儿!”
“啊?”我愕然地看着他们盯着我的手腕。啊,我一时大意居然把珠链烤成粉末了,暴殄天物啊!看他一脸惋惜,自己恨不得吃冰淇淋冻死算了。于是马上陪笑道:“你知道从来不会在你这儿况的。今天是怎么了?哎呀!天意啊。心意我领了,这珍珠粉饿打包回去搽脸好了,反正我这么黑。”
他无奈地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可爱。”
“这个……我也不晓得我怎么会这么可爱。”
毁了人家的礼物还不快开溜?于是赶紧找个理由,“啊……嗯……老师布置的作业我还没做,我回家刻苦努力啦!”
“开玩笑,你做作业?不就是几幅画吗,你闭着眼睛都能弄好。去!把所有的桌子给我擦干净再走。”
神哪,救我!
累到脚软,终于可以回家了。不幸的是,下雨了;更不幸的是没带伞;不幸的是我怕淋雨了。
隔着玻璃呆呆地望着外面哗哗啦啦扯天扯地的大雨,忽然感觉自己不过是只断了线的风筝,从来没人管没人问,开心是一个人,失意也是一个人。怕回到家——那栋只有我一个人的房子,那样更感觉被全世界抛弃了。走出八度空间,便如一叶飘零,翻飞在广漠的空中。这大雨,能一直下,一直下,下一辈子,让我永远也不能离开这里,永远也不离开若寒。
不知过了多久,云散风疏,雨在刹那间停息。若寒轻轻走过来,微笑着,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淋漓地倾泻在他身上。这一刻,是我记忆中美的永恒。
翌日,若寒的手机上出现这样一条短信:“亲爱的‘木若憨’哥,徐恩儿到远方开始她喜爱的新生活了,不要忘记我啊!恩儿所喜爱的不是若寒哥哥畅快的笑容。所以,他想寻一样东西,能让若寒哥展现笑容的东西。”
几天后,我突然出现在鄂叔叔家里。鄂叔叔本是火族里的匠器师。因故受逐,流落到深山烧瓷器,我问他可有一个花盆,能够配得上水仙?他终于答应我为他烧制,并要我到窑间看火,一个月都不能出来。烧窑?!那我岂不是要变得更黑?
烧火虽费神,却不太用力,偶尔还能玩玩手机,胡乱想事,挖挖废料什么的。手机留言爆满,几乎全是若寒的:
“臭丫头死到哪里啦?置我鲜花于不顾?”
“你不要回来,否则头变成三倍大!”
“被绑了,被拐了,被卖了?速回迅!”
“恩儿,你快回来!”
“恩儿,我……”
电池用光了。一个月内,屏幕黑暗的手机始终揣在我兜里,仿佛寒若近在身边。黑暗中——刨废料。我已经收集了8大包比玉石还漂亮的碎瓷块,准备日后卖给若寒大赚一笔。料堆深处,一件东西令我好奇,挖了七天,摸出后飘落几块焦皮碎片,有字耶!多少日没看书了,上面写的好像是“水、生、血、解、烟、绛、可、紫……”什么破天书啊,才不要咧!刚丢掉碎片,鄂叔叔推门而入,说三日内开炉。这时,胡子拉碴的鄂叔叔在我眼里忽然变得比元彬还帅,比周杰伦还酷,比释迦摩尼还光芒万丈。
回到寓所,抱着花盆的徐恩儿不知放到哪里才好,每想到鄂叔叔初见它时那狂喜的眼神,我就更坚定地认为,这样的花盆是绝世的良器。若寒的水仙需要的就是它。
风景温柔的时候,抱着花盆的徐恩儿站在八度空间前,没有进去,视线穿过明亮的落地玻璃,一个白皙靓丽、楚楚动人的女孩温柔地依着若寒,而若寒的脸上是惯有的微笑。还要进去吗?去制造尴尬吗?去自取其辱吗?定定地站着,心里想走,脚却挪不开。
眼前舞动着清扬的流苏,是若寒身旁的女孩,若寒呢?
“你……你是徐恩儿吧?”
声音甜美,微笑嫣然,像是个有教养的女孩。
“我不知道以前是怎样,但为了若寒,为了他的家族,为了他的将来,请你不要再见他吧!”
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的话,莫名其妙的我……
游荡到一个僻静的公园,找条长凳子坐下。本以为会疯狂,本以为会绝望,本以为会歇斯底里——都没有,一切静静。一轮艳艳的红日在远方从容地坠落,远近呈现出温暖的橘红色,四处弥漫着醉人的异香,两行清泪无声地滑落。
若寒,让我为你做一件事。
“恩儿!”他跑回来,双手直接托着我的脸,“终于回来了,有很久都没见你了,瞧你黑了,又瘦了。”
如果时间就此停止,我愿意舍弃所有生命。
“我本来就这样。”话说得淡淡的,“这个给你。”
若寒接过那个被宣纸包着的裹成襁褓样的花盆,一层层打开。
“天哪,你从哪里得到的!”他眼中显出惊喜的光,无邪的笑容荡漾在他脸上,这样就够了。
他一边啧啧称赞,一边忙碌为水仙搬家。若寒忽然不做声,手中的水瓶咣当落地,他圆睁着双眼,“噗”地吐出大口鲜血。
“若寒,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我哭喊着抱住摊在地上的若寒,赫然一片紫烟凝在他眉宇间。紫烟散、鄂叔叔,花盆……天哪,我做了什么!
“水生紫烟,绛学可解。”
“错乱的字忽然清晰,原来如此。我深深咬开自己的手指,看着血丝渗入若寒口中。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
视野中开始充斥着绽放的奇异的花儿,直至再也见不到若寒清秀的脸。耳边一片杂乱。
“恩儿,为了重见妻女,水族王储我不能不杀啊。“鄂叔叔的声音中满是遗憾。
“宝宝,到了世间万万不可失血,否则会一睡不醒,记牢了。”是母亲吧!
“恩儿!你快醒醒,你不要死啊,若寒喜欢你……”
满世界都是花儿,我似乎又看到了轻坠的夕阳,飘零的红叶,闪着光泽的珠链,灿烂的阳光下微笑着的若寒……恩儿,终于不再是弃女了。

共 287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真爱在不知不觉间,真爱可以无视生死,火族的弃女与水族的王储间只能是水火不容的爱情,若是爱了,便注定天人永隔。【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2-08- 1 22:19:01 梦幻般的文字,离奇的故事情节,这篇文章确实有魔幻小说的味道,若要做到神似还要下苦功啊。加油、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小孩子健脾开胃的食物
如何鉴别眩晕头晕头昏
小孩眼屎多
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