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知识分子出家学术生态环境恶化的风向

2019-06-15 02:49:46 来源: 内蒙古信息港

读书人出家,并非,自古有之,尤其以战火纷飞、民不聊生的战乱年代为盛。南北朝时期,正值社会剧烈变革时代,佛教“从善积德”、“众生平等”、“同体大悲”、“无缘大慈”、“因缘结果”的主张,对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平民百姓,具有一定的心灵洗涤和精神教化功能。唐代诗人杜牧《江南春》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诗句,就是对当时建康佛寺盛况的真实写照。近代更有“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国学大师李叔同的出家。弘一法师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岁末年初的时候,看到一个友的微博,深感有趣:一个中科院的博士,好不容易攒够了论文,结果导师出家了……没人知道导师人在那,但偶尔还是会回一两封邮件。他发邮件说,老师,我要答辩。导让教师在学生面前如何传道授业?三、人生失去了方向感 人,区别于其他高级动物的本质特征,在于除了寻偶、觅食低级需求外,还有理想、信念等高级追求,这些高级追求在自命不凡的知识分子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可是,改革开放30年来,在猫论的指导思想下,院士评选、教授特聘、职称分级、人才引进、江河湖海工程、SCI论文奖励、绩效工资,高等院校几乎所有的改革措施都可以用“拉大差距、物质刺激”这八个字来概括。强烈的物质刺激作用于大脑皮层,昔日的臭老九门终于斯文扫地,不嫌铜臭,变成围绕指挥棒猛烈旋转的物质奴隶。强烈的物质刺激、不公平透明的竞赛规则,将自恃清高的知识分子人为地化成了三六九等,人与人之间的心灵篱笆也就森严壁垒。有时不禁在想,大到校长、小到青椒,每个象牙塔人通讯薄上的数百个联系人,有几个可以称得上是心心相印的知心朋友呢?四、剧烈变革社会中的无助感 1978年,中国进入了以经济建设为核心的改革开放期。在剧烈的社会变革面前,宠辱贫富或在旦夕之间,个人的命运在浩浩荡荡的改革洪流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那种孤立、无助的空虚、寂寞感像瘟疫一样流行,笼罩在繁华都市匆匆过客的头上,如南京上空那挥之不去的阴霾,深处象牙塔内的知识分子也毫不例外地产生了深深的无助感。南京鸡鸣寺、定林寺、栖霞寺的香火死灰复燃,并日渐旺盛。苦海无涯的莘莘学子、学富八斗的专家教授,与心有戚戚的达官显贵、爱得死去活来的痴男怨女、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成为在寺庙同一佛堂下三拜九叩的善男信女。更有看破红尘者,抛却了尘缘,遁入空门,开始了“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的苦行僧生活。 日益增多的知识分子出家现象,反映了日益恶化的学术生态环境。知识分子出家,可能追求的并非是尘世后的永恒,而是远离喧嚣、寻觅一份心灵安静的天地。“清晨入古寺,初日明(照)高林,竹(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都(俱)寂,但余(惟闻)钟罄音”。

肿瘤
单纯型腺性唇炎
新闻资讯
本文标签: